返回概览

萨克森在“强者”奥古斯特的统治下熠熠生辉

“强者”奥古斯特对萨克森的历史有着重要影响:萨克森王子弗雷德里克‧奥古斯特一世(Prince Frederick Augustus I of Saxony,1670-1733年)不仅确立了辉煌的专制政权,亦订下不同目标和标准,力求精益求精完美。他推行积极进取的管治政策和奏效的经济模式,涉猎艺术、建筑、手工艺和科学等范畴。身为二子的他未曾预料继承选帝侯,因此能培养对文化的浓厚兴趣。这位年轻的萨克森王子在贵族世界中大开眼界,他于17至19岁时化名为迈森伯爵(Count of Meißen)徜徉于当时欧洲所有主要宫廷,并乐在其中。因兄长不幸早逝,弗雷德里克‧奥古斯特在24岁时意外登上王座。

艺术、文化和科学的要塞

 

“强者”奥古斯特的影响显而易见,他把文艺复兴时期的德累斯顿市改造成充满巴洛克气息的艺术和文化堡垒,下令建造圣母教堂(Frauenkirche)和日本宫,并扩建茨温格宫。在此期间当地还发现了硬瓷,并于迈森开设皇家瓷器厂。为与欧洲其他皇室看齐,“强者”奥古斯特精心策划并举行多个富丽堂皇的派对,有时甚至持续数月。1719年,其儿子与奥地利公主玛丽亚‧约瑟法(Maria Josepha)结婚,茨温格宫摇身一变成为舞会场地,让一众贵宾在此辉煌气氛下一同庆祝盛事。而在1709年5月22日至7月2日期间,他更连续举行多个奢华活动,招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贵宾,包括四大洲骑术比赛、举办巡游表演、由八国组成的农场企业活动以及夜间鸟类射击比赛。这些奢侈的庆祝活动需要动用萨克森所有艺术家、工匠和优秀的厂家方能成事,因此亦促进了当地的贸易和手工业发展。

 

奥古斯特是个充满热情的艺术爱好者和收藏家。他花费60,000塔勒(德国旧银币)邀请御用金匠和宫廷珠宝匠约翰‧梅尔基奥‧丁林格尔创作闻名遐迩的“Hofstaat zu Delhi am Geburtstag des Großmoguls Aureng-Zeb”(莫卧儿大帝奥朗则布寿辰的德里宫廷),相当于今天的近120万欧元,造价不菲。不过,“强者”奥古斯特无法向艺术家一次性付款,最终用上五年才能付清报酬。事实上,奥古斯特收藏的艺术品并非只供自己欣赏,他于1724年向公众开放绿穹珍宝馆。
 

展览室陈列的展品包括数学及物理仪器

皇家数学物理仪器展览室

 

“艺术和奇趣馆”于1560年由选帝侯奥古斯特建成,放满各种珍宝作品。到18世纪初,馆内空间已所余无几,而曾经风靡一时的人工制品亦变得杂乱无章,不再符合当代的科学标准。因此,“强者”奥古斯特先将画作放在一旁,并于1728年在德累斯顿茨温格宫预留顶层空间,特设数学仪器展览室。除了地球仪和天体仪、天文和大地测量设备、气压计、温度计,以及用于计算、绘图和各种量度的复杂仪器,展览室内还收藏了一项瑰宝,那就是日晷。

 

在此数学物理沙龙(Mathematisch-Physikalischer Salon)内,其中一件非常珍贵且颇具价值的作品,要数由埃伯哈德‧鲍德温(Eberhard Baldewein,1525–1593年)于1563年至1568年间在马尔堡和卡塞尔建造的天文时钟。黄铜外壳分别以鎏金和镀银制成。这个时钟不论在技术和艺术层面都令人印象深刻,而钟面则依然显示当时已知的七个行星,围绕置中的地球运转。

桥上的行人可以看到皇宫

计时方式

 

约翰‧戈特弗里德‧科勒(1745–1801年)既是天文学家和气象学家,亦是出色技匠,由他推动计时发展再适合不过。1776年,他获宫廷传召,负责德累斯顿茨温格宫的艺术馆和数学物理沙龙并担任监察员。七年后,他凭借自制钟摆,成功在茨温格宫的天文台内设立首项计时服务。他建立了一个报时中心,每天中午钟声便会响起,让市内其他时钟得以跟随。而富裕市民更可预购特别服务,就是每天由中心员工上门设置时钟。

更多故事

关注最新资讯。

方寸之间精密手工制作世界的最新消息、最新发布和最新活动。

订阅新闻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