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厂

自1990年朗格重获新生以来,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便宣布,朗格的目标是再次打造世界上最杰出的腕表之一。因此,每一枚出自品牌格拉苏蒂表厂的腕表都必须符合严苛制表标准。从机芯二次组装到手工雕刻摆轮游丝,以及各个零部件的润饰工艺,无不力争精益求精。无论深藏于机芯深处,还是透过蓝宝石水晶表背清晰可见,均竭力精雕细琢。

朗格立足于高级制表传承,致力于开发精密腕表时计。挑战传统,打破常规是我们的制表使命所在。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顺利地重整旗鼓,开发并打造出尤为珍贵且独树一帜的腕表。自1990年以来,朗格共开发出70款自制机芯,并全部搭载了各种复杂功能。诸如搭载了机械瞬跳小时显示的ZEITWERK时间机械腕表,或拥有标志性的大日期显示和偏心设计的LANGE 1 朗格 1 腕表等表款的诞生,便是我们突破制表可能的桎梏,从而推动制表创新的佐证。

朗格腕表皆为德国制造,且均由品牌位于格拉苏蒂的表厂研发,由手工制作,并以卓绝的机械性能而蜚声世界。自1845年,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在格拉苏蒂建立表厂,便从此奠下德国萨克森精密制表业的发展基石,也成为朗格的立足之本,更从此名扬四海。如此辉煌的制表传承推动着我们矢志不移地追求高标准,并力求完美。而这一切,只要您手持一枚朗格腕表,就会明白其中深意。

制表艺术

工艺与传承水乳交融,创造出真正匠心独具的时计作品。我们不断挑战、研发、并改进制表传承,持续刷新我们的制表标准。我们的润饰大师与制表大师经过千锤百炼,令润饰与制表工艺不断演变改进,铸就了朗格别具特色的风格。每一枚时计作品都投入了我们的无数心力与时间,直至满足我们对于美学与制表的完美追求。而近距离观赏我们的制表工艺时,腕表爱好者也会成为钟表鉴赏家——眼见为实,亲自试试吧。

非凡个性
非凡个性
朗格时计以传统风格和标志性的设计细节著称,别树一帜。
“双”得益彰
“双”得益彰
无论是简单的表款还是非常复杂的腕表,朗格均会为所有机芯进行两次组装。
修饰与雕刻
修饰与雕刻
即使是最细小的零件,朗格均会进行仔细修饰。

传承

我们的价值观和愿景与萨克森高级钟表制造的历史密不可分。1845年,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在格拉苏蒂创立钟表厂,之后不久,他的怀表便享誉全球。随后,他的儿子们通过大量的专利与深入研发,令他的制表理念得以传承。柏林墙倒塌后不久,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曾孙瓦尔特·朗格勇敢前行,于1990年重新创立朗格品牌。创建新表厂之初,他便宣布将让朗格雄踞世界高级腕表品牌的领导地位——四年后,第一个腕表系列的推出便是最真实的印证。回顾萨克森高级钟表制造的起源,便能理解我们为何总是在追求尽善尽美时选择更为漫长的道路。

瓦尔特‧朗格——朗格重生
瓦尔特‧朗格——朗格重生
1989年,德国见证柏林墙的倒下。瓦尔特‧朗格随即考虑在格拉苏蒂镇重建朗格表厂,实现他的梦想。
历久弥新的经典杰作
历久弥新的经典杰作
朗格自1990年致力制作杰出的机械艺术作品,在品牌的著名系列和我们的回忆之中皆有着无可取替的地位。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早年生活、游学与获得成功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早年生活、游学与获得成功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具备创新精神,为精密制表领域带来变革。

公司

透过我们的腕表,我们不仅期望推动高级制表的演进发展,更要勇于破旧立新。藉此,挑战和巩固研发成为我们未来发展的指导原则。这些不仅可从我们的时计作品中可窥一斑,亦可透过整个表厂探得一二。在这里,您可以获取更多相关资讯,并了解我们如何进行可持续发展,如何重视社会责任,以及您可亲临了解朗格腕表的地点。

新闻与事件

一枚腕表,塑造更美好未来
这款于2022年Concours of Elegance Hampton Court Palace古董车展展出的别具一格的时计,将进行拍卖,所得收益将捐赠于王子信托基金(Prince's Trust)。探索1815计时腕表“汉普顿宫”特别版,并深入了解其背后的善举。
致敬经典 2022
汽车和腕表同样令人着迷。如属珍罕之作,更教人梦寐以求。两者均是卓越技术的杰作,体现重要的价值观。
HOMO FABER EVENT 2022
在威尼斯举办的“Homo Faber Event”聚焦传统工艺。
HOMO FABER EVENT 2022
HOMO FABER EVENT 2022
在威尼斯举办的“Homo Faber Event”聚焦传统工艺。
ZEITWERK时间机械“Lumen”腕表18K蜂蜜金款
ZEITWERK时间机械“Lumen”腕表18K蜂蜜金款
ZEITWERK时间机械“Lumen”腕表18K蜂蜜金款是朗格第五款配备半透明表盘和夜光显示的腕表。
永不止步
永不止步
朗格每年均会推出数款新作,大多采用新机芯或新色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