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

朗格的製錶歷史與薩克森宮廷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僅展示卓越臻品。在當時強權政治影響與資助下,藝術與科學在薩克森得到了長遠的可持續發展,當然也推動了鐘錶業的演進。

這也讓年輕的學徒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受益匪淺,他在年僅15歲時便成為了知名鐘錶大師約翰‧菲烈特裡西‧古特凱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的學徒。他們一起為德累斯頓的森帕歌劇院研發了五分鐘數字鐘。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在結束學徒期並遊歷了法國、英國和瑞士之後,重新回到故土薩克森,並將自己遊歷所獲的製錶知識引進格拉蘇蒂的一家錶廠。

他自此開始了對至臻品質的不懈追求,並立志打造全球最優秀的腕錶。不久之後,他的努力與成就得到了國際認可,他製作的懷錶更被各國元首作為精美的贈禮。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之子——理查‧朗格(Richard Lange)子承父業,繼續致力於發展高級鐘錶製造。他致力於運用科學研究與技術改良精密鐘錶,為27項專利作出貢獻。其中一些專利技術於現今的機械製錶仍被運用。費爾迪南多的另一個兒子艾米‧朗格(Emil Lange)不僅因其在1900年巴黎世界博覽會上展示的“Century Tourbillon”而享譽世界,且獲得了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十字勳章。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錶廠被強行收歸國有,朗格品牌從此成為昔日的傳奇。1990年,瓦爾特‧朗格抓住時代契機,繼承了被認為已經失傳的家族遺產,重新創立了朗格品牌——恰逢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為德國高級製錶業奠定基石整整145年之後。四年後,在瓦爾特‧朗格和君特‧布呂萊恩(Günter Blümlein)的帶領下,推出品牌重生後的首個腕錶系列,也將朗格重新帶上製錶界的巔峰。朗格錶廠於灰燼中涅槃重生,立足製錶傳承,製造出性能卓絕的腕錶。

朗格重生

1989年,德國見證柏林圍牆倒下。瓦爾特‧朗格隨即考慮在格拉蘇蒂鎮重建朗格錶廠,實現他的夢想。

理查‧朗格和艾米‧朗格——業務日升,名揚四海

1868年,才華橫溢的製錶師理查‧朗格和出色的商人艾米‧朗格共同持有父親的公司。

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早年生活、遊學與邁向成功

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具備創新精神,為精密製錶領域帶來變革。
歷久彌新的經典傑作
歷久彌新的經典傑作
朗格自1990年致力製作傑出的機械藝術作品,在品牌的著名系列和我們的回憶之中皆有著無可取替的地位。
HOMAGE TO WALTER LANGE
HOMAGE TO WALTER LANGE
森帕歌劇院的五分鐘數字鐘,及其180年的悠久歷史
森帕歌劇院的五分鐘數字鐘,及其180年的悠久歷史
1830年代,鐘錶大師約翰‧克里斯迪昂‧菲烈特里西‧古特凱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受委託為德累斯頓的新歌劇院打造一款時鐘,按照指示,這款時鐘應該是「備受尊崇的天文台錶」,與普通時鐘截然不同。
薩克森在「強者」奧古斯特的統治下熠熠生輝
薩克森在「強者」奧古斯特的統治下熠熠生輝
他建立行政機構,實施明智的經濟政策,並推動藝術、建築、工藝和科學的發展。
在製錶業崛起之前的薩克森
在製錶業崛起之前的薩克森
厄爾士山脈和小鎮格拉蘇蒂曾經是歐洲採礦業的大本營,亦成為悠久工藝傳統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