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

我们的制表历史与所示卓凡珍品的萨克森宫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当时的背景下,艺术与科学得到了长足的可持续发展,当然也推动了钟表业的演进。

这也让年轻的学徒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受益匪浅,他在年仅15岁的时候就成为了知名钟表大师约翰‧克里斯迪昂‧菲烈特里西‧古特凯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的学徒。他们一起为德累斯顿的森帕歌剧院研发了五分钟数字钟。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在结束学徒期并游历了法国、英国和瑞士之后,重新回到故土萨克森,并将自己游历所获的制表知识全数引进格拉苏蒂的表厂。

由此,开启了他对于完美的追求,他也从此立志打造世界上最好的时计作品。不久之后,他的努力与成就得到了国际认可,他制作的怀表更被各国元首作为精美的礼物赠送。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之子——理查·朗格子承父业,继续致力于发展高级钟表制造。他致力于运用科学研究与技术改良精密钟表,为27项专利做出了贡献。其中一些专利技术仍被运用于今天的机械制表。费尔迪南多的另一个儿子艾米·朗格不仅因其在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展示的“Century Tourbillon世纪陀飞轮”而享誉世界,且获得了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十字勋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表厂被强行收归国有,朗格品牌从此成为一个昔日的传奇。1990年,瓦尔特·朗格抓住时代契机,继承了被认为已经失传的家族遗产,重新创立了朗格品牌——恰逢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为德国高级制表业奠定基石整整145年之后。四年后,在瓦尔特·朗格和君特·布吕莱恩(Günter Blümlein)的带领下,推出品牌重生后的第一个制表系列,也将朗格重新带上制表界的巅峰。我们的表厂于灰烬中涅槃重生,立足制表传承,制造出性能卓绝的腕表。

瓦尔特‧朗格——朗格重生

瓦尔特‧朗格——朗格重生

1989年,德国见证柏林墙的倒下。瓦尔特‧朗格随即考虑在格拉苏蒂镇重建朗格表厂,实现他的梦想。
理查‧朗格和艾米‧朗格——业务日升,名扬四海

理查‧朗格和艾米‧朗格——业务日升,名扬四海

1868年,才华横溢的制表师理查‧朗格(Richard Lange)和出色的商人艾米‧朗格(Emil Lange)共同持有父亲的公司。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早年生活、游学与获得成功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早年生活、游学与获得成功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具备创新精神,为精密制表领域带来变革。
历久弥新的经典杰作
历久弥新的经典杰作
朗格自1990年致力制作杰出的机械艺术作品,在品牌的著名系列和我们的回忆之中皆有着无可取替的地位。
HOMAGE TO WALTER LANGE
HOMAGE TO WALTER LANGE
森帕歌剧院的五分钟数字钟,及其180年的悠久历史
森帕歌剧院的五分钟数字钟,及其180年的悠久历史
19世纪30年代末,钟表大师约翰‧克里斯迪昂‧菲烈特里西‧古特凯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受委托为德累斯顿的新歌剧院打造一款时钟,按照简报中的建议,这款时钟应该是“备受尊崇的天文台表”,与普通时钟截然不同。
萨克森在“强者”奥古斯特的统治下熠熠生辉
萨克森在“强者”奥古斯特的统治下熠熠生辉
他建立行政机构,实施奏效的经济政策,涉猎艺术、建筑、手工艺和科学等范畴。
在制表业崛起之前的萨克森
在制表业崛起之前的萨克森
矿石山和格拉苏蒂小镇曾经是欧洲采矿业的大本营--漫长传统或工匠精神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