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概览

理查‧朗格和艾米‧朗格——业务日升,名扬四海

1868年,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儿子理查正式成为公司的合伙人,公司亦因此命名为“A. Lange & Söhne”并沿用至今。1871年,其二子艾米随兄长的步伐加入公司。父亲在1875年离世后,两兄弟一同接管了表厂。两兄弟互补长短:具科学思维的理查‧朗格是技术精湛的制表师,热爱科学且天赋异禀,他凭借多项专利,推动了精准计时的发展。而其弟艾米‧朗格是名出色商人,颇富美学触觉,他清楚知道产品如何才能获得当代腕表爱好者的青睐。

艾米‧朗格的肖像照
世纪陀飞轮的表壳正面

稀世珍品,举世闻名——怀表

 

艾米‧朗格曾担任巴黎世界博览会的评审委员并于活动上呈献了“世纪陀飞轮”, 后获颁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十字勋章。设计精致的“世纪陀飞轮”吸引众多访客的目光,在巴黎引起轰动。黄金表壳正面饰以精制的珐琅微型图案,描画了密涅瓦女神,并以巴黎作背景。在社会进步以及技术和工艺发展下,此怀表正是世界和平的象征。

怀表的正面,以珐琅绘制德国皇帝的肖像

苏丹王的怀表

 

1898年,德皇威廉二世(1859–1941年)首度游历东方,期间向鄂图曼帝国的苏丹王(Sultan of the Ottoman Empire)馈赠一枚装饰精美的怀表。表壳正面以珐琅和钻石勾勒了德皇的肖像,背面则饰上”W”字形和皇冠镶钻图案。怀表亦搭配状似两条海豚跳跃的弓形环,镀金表身,和手工雕刻摆轮夹板以及朗格1A级优质怀表十分经典的设计,包括黄金螺丝补偿摆轮、金制擒纵叉和擒纵轮。德皇威廉深知朗格的作品别具匠心,即使制作需时,他也愿意耐心等待。

路德维希二世将一枚朗格怀表送给他喜爱的瓦格纳歌唱家

“童话国王”的礼物

 

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1845-1886年)钟爱华美风格,他建造的新天鹅堡(Neuschwanstein Castle)至今依然吸引数以百万计的游客到访,并为他赢得“童话国王”的美誉。路德维希二世曾委托朗格表厂制作一枚怀表,送给他特别欣赏的瓦格纳歌唱家海因里希‧福格尔(Heinrich Vogel)。福格尔曾在1870年间于慕尼黑的皇家宫廷和国家剧院(Königlichen Hof- und Nationaltheater)出演原创歌剧《女武神》(Die Walküre)。这出歌剧的其中五幕描绘在以珐琅铸造的怀表外壳的独立表盖上。这件作品同属1A级优质怀表,镶有钻石端石。

GRAND COMPLICATION怀表(编号42500)——朗格最复杂的怀表

GRAND COMPLICATION怀表(编号42500)

 

海因里希‧舍费尔(Heinrich Schäfer)于1902年委托朗格制作GRAND COMPLICATION怀表(编号42500),此怀表为孤品,生产及出售仅此一枚。一如其名,“GRAND COMPLICATION”是品牌历来制作过的最超卓复杂的时计;此表设有大小自鸣的鸣响报时装置、三问报时装置、设有跳秒功能的追针计时码表、60分钟积分盘,以及具备月相显示的万年历。各项装置均装嵌于精心手工雕刻的猎人式黄金表壳内,并融合了经典的格拉夫(Graff)雕刻。此1A级优质作品以德国银铸成,并配备两个发条盒驱动。

费迪南德‧格拉夫‧冯‧齐柏林的肖像
配备罗马数字和蓝钢指针的朗格怀表

天文台表与航海怀表

 

在19世纪,航空业先驱如费迪南德‧格拉夫‧冯‧齐柏林(Ferdinand Graf von Zeppelin)凭借自己的设计征服天际,而地球物理学家埃里希‧冯‧德里加尔斯基(Erich von Drygalski)则从德国首度远征南极。不论是导航还是进行科学测量,精准易读的仪表均不可或缺。为此,朗格研发出配备芝麻链传动系统的科学航海怀表以及天文台表。

下一代

理查‧朗格研发出全新的游丝合金

 

理查‧朗格84岁时,将公司交由其侄子奥托(Otto)、鲁道夫(Rudolf)和格哈德(Gerhard)合力管理家族生意。理查‧朗格仍然不断为复杂的钟表问题提出全新的解决方案。1930年,当他阅读了两名由西门子工程师发表的文章后,他便想到加入少量的铍金属元素,以改善摆轮游丝的弹性。理查‧朗格立刻为“钟表游丝使用的金属合金” 注册专利,编号为529945。其后,瑞士钟表技术人员理查‧施特劳曼(Richard Straumann)以“尼华洛丝(Nivarox®)摆轮游丝”之名将成品推出市场。此发明至今依然应用于优质的机械时计之中。

更多故事

关注最新资讯!

新发布、活动

方寸之间的精密手工制作世界的最新消息。

订阅新闻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