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概览

出众设计,一丝不苟 修饰与雕刻

钟表鉴赏家一眼便能辨别出朗格机芯。每个组件均以独特技艺精心修饰,即使是隐藏在蓝宝石水晶玻璃底盖下的部分亦不例外。不论大小,各个组件都必须达到严格的手工和美学标准。要准确完成镜面抛光修饰,便需花上数个月练习,至于倒角打磨处理则着重边位斜面的角度和宽度必须相等。摆轮夹板更保留了专门的修饰技巧,上方镌刻朗格特有的花卉图案,为每枚朗格腕表注入别具一格的元素。
 

“手工精心修饰”: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制作精雕细琢的朗格机芯

缀以和未有缀以罗纹的3/4夹板

罗纹

朗格机芯的3/4夹板和底盖两侧的桥板均缀以线条匀称的罗纹图案。这些条纹由稍微倾斜的旋转砂轮,以垂直平行的方式在组件上制成。

处理过程和最终太阳纹

太阳纹

太阳纹旋臂构成的修饰,大多用于主发条盒及其他较大型的圆形表面或齿轮。转动零件时,砂轮会以反方向操作,形成太阳纹。

这种云状鳞纹图案以旋转研磨磨钉制成

鳞纹

鳞纹用于夹板和桥板里面,以及主夹板的隐藏表面。旋转磨钉轻轻点刻组件,形式云状装饰。在组件的鳞纹由组件的外层延展至内部,各个鳞片相互重叠。

直纹组件

直纹

直纹尤其适用于钢爪、游丝和轭架。此类装饰需使用砂纸纵向打磨组件。工匠处理时必须十分谨慎,使精细直纹能够延伸至组件每个细小角落。

缀以圆纹的齿轮

圆纹

小型齿轮大多饰上圆纹。组件在砂纸上转动,形成圆纹。

垂直边缘和环形抛光

环形抛光

这项技巧用以修饰朗格机芯框架的垂直边缘。过程中会使用旋转磨钉。工匠会把部件按压至磨钉侧面。

仿如镜面的末端部件和抛光过程

镜面抛光

为鹅颈式杠杆、擒纵轮末端和机芯其他零件的表面进行镜面抛光,需要长达两个小时的精密工序。在镜面抛光的过程中,工匠会把组件压入接骨木苗的木髓上,然后在覆盖渐进纤细钻石粉末的薄膜上以八字形的方式打磨。这个过程必须十分专注。在零件和抛光薄膜之间出现微小尘粒,或是零件受压过多,都有机会令多个小时的工序付诸东流。

以特殊研磨剂抛光的零件,直至呈现黑色为止

黑色平面抛光

只有极少数的零件会选用复杂的黑色平面抛光技术。这个过程一般需要长达数天。各个零件会置于锡板上,再以特殊的研磨剂进行手工抛光,直至在特定的入射光角度展现出黑色效果。

倒角打磨处理的过程和结果

倒角打磨处理

朗格打造的所有夹板、桥板和杠杆边缘均经倒角打磨处理,当中结合斜边和抛光工序。朗格工匠展现出精湛技艺,各个机芯边缘的倒角宽度和角度均保持一致。斜角亦全由手工打磨。由软身材质制成的机芯零件,会预先经由渐进细滑的橡胶工具打磨,然后以抛光刷修饰。较硬的精钢组件则由旋转木轮打磨。

以制表师精细工具进行内角抛光的特写

内角抛光

超卓腕表注重细节,见微而知著。鉴赏家亦往往首先找寻这些细节,例如是桥板和杠杆的内角。可以肯定,线条利落分明的内角均经手工抛光处理,因为只有人手才能进行所需的直线抛光动作。如内角呈圆形,则大多为机器修饰。朗格工匠以铅笔状的硬金属工具打磨内角。内角的切割和修饰步骤均为手工完成。

在摆轮夹板上以手工雕刻花卉图案

手工雕刻摆轮夹板

每枚朗格腕表均配备手工雕刻摆轮夹板或陀飞轮夹板。朗格家族的数代制表师一直为摆轮夹板镌刻相同图案,该图案结合花卉元素,巧妙地勾勒夹板独特的轮廓,并以花瓣围绕中央螺丝。雕刻图案相同,却又独树一帜。线条的切割深度和弯度就如无法模仿的指纹,充满个人特色,使每枚腕表成为独具特色的珍罕之作。

1815 TOURBILLON的陀飞轮特写

更多故事

关注最新资讯!

新发布、活动

方寸之间的精密手工制作世界的最新消息。

订阅新闻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