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概览

“双”得益彰 二次组装

通往完美之路往往没有捷径,做到完美亦看似遥不可及;不过仍然有人锲而不舍,精益求精,而这正是朗格之道。萨克森制表师向着同一目标努力进发,那就是制作最完美的腕表。所有流程和工序皆精益求精,在看似不可能的范围内,逐步冲破界限。其中一步便是二次组装每枚朗格机芯。不论是简单的小三针还是配备超级复杂装置的机芯,均无一例外。事实上,朗格的这种处理方式不无道理。

 

其中一大原因与朗格的独特设计有关,亦即由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 Lange)于1864年制成的3/4夹板。一方面,3/4夹板可在单一桥板下稳定整个轮系,从而提升精准度。另一方面,其设计提升了组装工序的难度,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制表师,也要连续多次安装和拆解,才能校准每个独立心轴的端轮。

 

夹板物料是另一个原因,所有朗格夹板和桥板均以德国银制成。这可确保机芯坚固耐用,亦可随着时间而形成色泽柔和独特的金色氧化层,为表面带来保护。朗格所用的德国银为“未经处理的德国银”,这种物料表面甚为细腻,每个指纹都容易留下持久的印痕,而螺丝起子等工具亦可能刮花表面。

 

因此,所有朗格机芯会在“原始”状态下组装、调校,在严格的公差范围内达致最佳机械性能和精准速率。然后,腕表会再次被完全拆解并以超声波清洗器洁净,同时用于组装原始机芯的夹具螺丝则换成全新的热蓝钢螺丝,换上饰上独有的格拉苏蒂罗纹的3/4夹板,以及亦完成镜面抛光后的黄金套筒。制表大师将为腕表作最后一次组装,并进行调校。

为RICHARD LANGE 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进行二次组装

制表师以镊子放置机芯零件

组装朗格机芯须经过一系列井井有条的步骤:首先,以手工精心修饰的组件会放在一起,分段组装,再合并成整枚机芯。单是其中的链条便由600多个零件组成,并在此步骤由制表师小心围绕至发条盒上。

以镊子和放大镜组装陀飞轮

为数不多曾接受专门训练的高级制表师,凭借敏锐目光和灵巧手艺,专注处理需经特别分段组装的陀飞轮。陀飞轮由84个独立零件组成,总重量不超过1/4克。

置于宝塔轮内的微小零件

组装行星齿轮同样讲求高超技艺,38个细小零件必须容纳于直径仅为10毫米的宝塔轮中。

链条须以特制工具置于宝塔轮凹槽内。然后,制成的机芯会交由调校专家处理,并一如夹板上的雕刻所示,从五个方位精密调校。

以精准镊子把轮系装设于表面

显示时间的轮系装设于表盘一面。专家的手艺必须灵巧,方能调校各个端轮的公差。

嵌入RICHARD LANGE 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的旋转表盘组件

旋转表盘组件以螺丝固定位置。此过程须重复数次,以确保所有心轴的端轮配置正确。这个装置可使小表盘的额外部件每6小时以交替方式顺时针或逆时针方向旋转90度。因此,该装置令陀飞轮在12时至6时其间完全展现出来,并于6时至12时期间让额外部件转回原位,令佩戴者得以读取额外部件上的小时刻度。

以镊子对准旋转表盘组件的位置

当陀飞轮框架装设并连接至桥板后,便可加入旋转表盘组件,首次组装宣告完成。

尚未装配表壳的机芯

实际上,完全校正的机芯在原始状态下已可装配于表壳之中。

拆解机芯 - 零件会移至小托盘上

不过,机芯还是会再次被完全拆解。各个组件会在超声波清洗器内彻底洁净。为确保机芯可在蓝宝石水晶玻璃底盖中优美呈现,部分组件现在才开始精心修饰。第二次组装亦准备就绪。

来到最后阶段,整个机芯的第二次组装由一名制表师全权负责。以德国银制成的3/4夹板缀以传统格拉苏蒂罗纹装饰,所有黄金套筒都经以手工抛光,然后谨慎地嵌入夹板;之前使用的夹具螺丝则换成闪亮的热蓝钢螺丝。

预先拉紧的棘轮置于组装机芯之上

最后一步是装置预先拉紧的棘轮。机芯已完成修饰,现可装配表壳。然后,腕表必须通过数星期的周密程序,以确保其功能和精准度皆达至标准。

RICHARD LANGE 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的表盘

经过严格的最终检验后,RICHARD LANGE 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便可付运。而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名钟表爱好者正热切期盼这件杰作的来临。

更多故事

关注最新资讯!

新发布、活动

方寸之间的精密手工制作世界的最新消息。

订阅新闻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