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概覽

完美設計,一絲不苟 修飾與雕刻工藝

鐘錶鑑賞家只消一眼便能辨別出朗格機芯。每個組件均以獨特技藝精心修飾,即使是隱藏在藍寶石水晶玻璃底蓋下的部分亦不例外。不論大小,各個組件都必須達致嚴格的手工和美學標準。要準確完成平面拋光修飾,便需花上歷時數月的練習,至於倒角處理則著重邊位斜面的角度和寬度必須相等。擺輪夾板更保留了專門的修飾技巧,上方鐫刻朗格獨有的花卉圖案,為每枚朗格腕錶注入獨一無二的元素。
 

「手工精心修飾」: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敘述朗格精雕細琢的機芯

Three-quarter plate with and without ribbing

羅紋

朗格機芯的3/4夾板和底蓋兩側的橋板均綴以線條勻稱的羅紋圖案。這些條紋由稍微傾斜的旋轉砂輪,以垂直平行的方式在組件上製成。

Process and finished solarisation

太陽紋

太陽紋旋臂構成的修飾,大多用於主發條盒及其他較大型的圓形表面或齒輪。轉動零件時,砂輪會以反方向操作,形成太陽紋。

The cloud-like perlage pattern is produced with a rotating abrasive peg

鱗紋

鱗紋用於夾板和橋板裡面,以及主夾板的隱藏表面。旋轉磨釘輕輕點刻組件,形式雲狀裝飾。在組件的鱗紋由組件的外層延展至內部,各個斑點相互重疊。

A straight-grained component

直紋

直紋尤其適用於鋼爪、游絲和軛架。此類裝飾需使用砂紙縱向打磨組件。工匠處理時必須十分謹慎,使精細直紋能夠延伸至組件每個細小角落。

A wheel decorated with circular graining

圓紋

小型齒輪大多飾上圓紋。組件在砂紙上轉動,形成圓紋。

Vertical edges with circumferential polishing

環形拋光

這項技巧用以修飾朗格機芯框架的垂直邊緣。過程中會使用旋轉磨釘。工匠會把部件按壓至磨釘側面。

The mirror-like surface of an end piece and the polishing process

平面拋光

為鵝頸式槓桿、擒縱輪末端和機芯其他零件的表面進行鏡面拋光,需要長達兩個小時的精密工序。在平面拋光的過程中,工匠會把組件壓入接骨木苗的木髓上,然後在覆蓋漸進纖細鑽石粉末的薄膜上以八字形的方式打磨。這個過程必須十分專注。在零件和拋光薄膜之間出現微小塵粒,或是零件受壓過多,都有機會令多個小時的工序付諸東流。

Parts are polishing with special abrasives for so long until they appear to be black

黑色表面拋光

只有極少數的零件會選用複雜的黑色表面拋光技術。這個過程一般需要數天。各個零件會置於錫板上,再以特殊的研磨劑進行手工拋光,直至在特定的入射光角度展現出黑色效果。

Chamfering process and result

倒角處理

朗格打造的所有夾板、橋板和槓桿邊緣均經倒角處理,當中結合斜邊和拋光工序。朗格工匠展現出精湛技藝,各個機芯邊緣的倒角寬度和角度均保持一致。斜角亦全由手工打磨。由軟身材質製成的機芯零件,會預先經由漸進細滑的橡膠工具打磨,然後以拋光刷修飾。較硬的精鋼組件則由旋轉木輪打磨。

Polishing of internal angles with a fine watchmaker's tool in close-up

內角拋光

完美腕錶著重細節,見微知著。鑑賞家亦往往首先找尋這些細節,例如是橋板和槓桿的內角。可以肯定,線條俐落分明的內角均經手工拋光處理,因為只有人手才能進行所需的直線拋光動作。如內角呈圓形,則大多為機器修飾。朗格工匠以鉛筆狀的硬金屬工具打磨內角。內角的切割和修飾步驟均為手工完成。

Manual engraving of a floral pattern on the balance cock

手工雕刻擺輪夾板

每枚朗格腕錶均配備手工雕刻擺輪夾板或陀飛輪夾板。朗格家族的數代製錶師一直為擺輪夾板鐫刻相同圖案,該圖案結合花卉元素,巧妙地勾勒夾板獨特的輪廓,並以花瓣圍繞中央螺絲。雕刻圖案相同,卻又獨一無二。線條的切割深度和彎度就如無法模仿的指紋,充滿個人特色,使每枚腕錶舉世無雙。

Close up of the tourbillon of the 1815 TOURBILLON

更多故事

掌握最新資訊!

了解品牌最新作品和活動資訊,探索在方寸之間的精準手工製作世界。

訂閱新聞通訊